法国首派军用直升机转运新冠肺炎重症患者
来源:法国首派军用直升机转运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7:43:53


相识33天的“生死之交”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“医生,我还能好吗?”

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插管

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,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,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,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,床旁胸片变成了“白肺”,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。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

我希望,这一切的努力,不会白费。在我们与新冠肺炎的这场战斗中,新冠认怂了。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

说完,我正要挂断电话时,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抑制不住的哭声。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